轮回队长保护协会

别说话,看我头像。
此号只推文及发布周受相关活动。
【【【谢绝周攻关注】】】

大概是个写不下去了的喻周……

旅游途中突逢大雨这种事,谁都不想的。
喻文州透过窗户看外面天色沉沉,厚重云层铺染,让人想到陈列在橱窗里的油画,灰蒙蒙一片,仿佛是裹了经年沉淀的尘埃,已经一丝一毫都施展不开。
他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像要把淤积已久的烦闷连同腥涩水汽尽数吐出,左边衣袋里的手机传来振动,喻文州不用看就能猜到是谁。
“队长你到了没啊赶快拍张照片来,小卢跟我闹一上午了,你再不回个话让他安定下来,我可能要犯未成年人保护法。”
黄少天的声音经过电流传到耳朵里,有点失真的躁动,还能听见卢瀚文在一旁的抗议,蓝雨的剑客一大一小,在说话这方面的天赋却是不相上下,喻文州苦笑着揉了揉额头,挂了电话,打开相机准备拍几张照片。
摄像头贴在玻璃上,外侧的水痕沿着平面滑落下来,折射出的景象便显示出奇诡角度,车窗上有灰尘,沾了水后就扰人地粘在手上。喻文州选了几张不那么模糊的发给自家副队,又捎了几个字:“下雨,车停在途中。”
黄少天的回复很快,文字间带着的活泼跳脱像要挣脱开死板的消息气泡一般,内容却让喻文州有些始料未及:“咦这个照片怎么和周泽楷发的一模一样,你们两个不会在一起吧?”喻文州还在细细琢磨这个“在一起”的含义,黄少天甩来张照片,雨蒙蒙雾蒙蒙,隔着窗户拍摄下的黑云被玻璃上滑落的水迹割裂,右下角的水印清清楚楚写着“周泽楷”三个字,他手指一划退出短信界面,点开了微博。
周泽楷v:下雨[大哭][大哭]
配图就是刚刚黄少天发来那张。
他这条微博发表于五分钟前,底下评论区已经有粉丝在问周队这是在哪儿,还有@江波涛让他发张周队近距离美照当作福利的。周泽楷回复了那人:“自己,一个人。”
粉丝高呼楷皇终于长大了可以一个人出门了,江副心里会不会有种欣慰感。
喻文州心中蓦然一动,他划开电话簿,一路拉到最底部。周泽楷的电话自从得到后就没怎么联系过,毕竟轮回队长的不善言辞众人皆知,战队之间即便商量训练赛之类的事务,也更多的是与江波涛或者方明华交流。
听筒里传来默认的彩铃声,铃声戛然而止的同时,极轻极淡且带点疑惑的嗓音,在听筒和身周同时响起:“喻队?”
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是独自在咖啡馆的临窗座位百无聊赖,抬头忽然看见对面街角举着电话的人便是所等待的那个,目光相接的瞬间,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甚至急迫地挥手示意。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克制住莫名而起的愉快语气,喻文州深吸了口气,说道:“小周,你回个头。”
前面的座椅动了动,而后像是小动物一样伸长了脖子探出脑袋,周泽楷的眼神与喻文州的相触,像是被按下开关的星星彩灯,霎时间亮了起来。
“喻队,好巧。”
枪王的相貌与他场上凌厉华丽的风格截然相反,柔软无害,局促地微笑时面嫩得像个高中生。喻文州看着对方松了口气,双手搭在靠背上的乖巧模样,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若要深究却又抓不住头绪。
他敛了心神,抬起头面对眼巴巴盯住自己的年轻后辈,眉梢眼角流露出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笑意:“是啊,真巧。”
远处天边隐隐几声雷鸣,仿若有实体般翻卷而来,裹挟了盛夏将至的濛濛水色,轰然在头顶炸响。
暴雨降临。




这场雨来势凶猛,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车外已是一片滂沱,隔着窗只能看见远处群山隐匿在重重雨帘之后。
喻文州收回目光,身旁的空位现在坐着周泽楷,对方正举着手机给粉丝回复,过了会儿突然戳戳喻文州,说要合照。
两个大男人自然不会像女生一样头凑在一起脸贴脸那般亲昵,屏幕里只能容下两个人各半边脸,周泽楷一脸纠结地将手机又举远了点。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笑,等到看够后辈的苦恼模样后才凑近了点。
周泽楷松了口气,又调整了下表情才按快门。他对拍照这种事轻车熟路,但仍然不习惯,比起自拍,手机相册里更多存的是随手拍下的日常。他调出个亮点的滤镜,简单处理了下就发了微博,粉丝们自然早就准备好抢占评论,就连职业选手群也炸了锅。
周泽楷的手机不断传出群消息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哪位大神的功劳。被疯狂艾特的枪王大大回了个“呵呵”,而后就退出QQ不再理睬。
“我还以为小周会继续怼少天呢,”喻文州说,“毕竟能制住他的垃圾话的人没几个。”
周泽楷“呃”了一声,看过来的眼神苦恼又无辜:“流量不够了呀。”

标签: 喻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55)
©轮回队长保护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