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队长保护协会

别说话,看我头像。
此号只推文及发布周受相关活动。
【【【谢绝周攻关注】】】

【all周】触不可及02

没肉。

不知道写得什么JB玩意儿,溜了溜了。



轮回的宿舍单人单间有独立卫浴,这在寸土寸金的S市,可谓是相当大的手笔了。江波涛初转会来时便这样想过,而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之后,他对这一点又有了更深的认识。

正如外界所议论的那样,轮回战队是以周泽楷为中心建立而成的,从队伍的配置上便可见一斑。江波涛早前看过周泽楷的比赛,这个比自己早一个赛季出道的男孩子从一开始似乎便拥有炫目光芒,无论是出众的外形还是强势华丽的操作风格,他总是联盟一众五期生中最显眼的存在,但与之相对的就是战队内其他人的脱节。

虽说王先行,将士才会跟上,但若王的意图无人领会,再精妙的战术也都无法实现。江波涛遗憾过如此出色的选手竟然在最重要的交流方面如此欠缺,但轮回很快便向他抛来了橄榄枝——我们需要你。

或者更直白的说,是周泽楷需要你。

江波涛第六赛季出道,而在冬季转会窗时就转到轮回,显然为了解决队内信息不对等的问题,轮回已经密切观察联盟内诸多选手许久。江波涛作为新人,贺武战队也并非多么出色,方明华却能够坚决向经理推荐,就如他当初力排众议将周泽楷推举为队长那样。

江波涛知道这不只是方明华慧眼识英雄,在某次轮回对战贺武的比赛中,周泽楷操作着一枪穿云率先打开局面,却在之后的进程中由于队友的支援不及时而使得比赛陷入胶着僵局,而与以往不同,以前即使队友没有跟上节奏,周泽楷自己也可以强行突破,这次比赛中贺武战队的魔剑士却总能预判到一枪穿云的行动并加以封锁。

虽然最后还是由于实力差距过大而落败,这个才出道的魔剑士却吸引了轮回高层的注意。

事实证明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江波涛对周泽楷的战术理解超出预计,而这个六赛季的新人自身又拥有非同寻常的交际才能,轮回这支队伍的凝聚力在江波涛的加盟后明显增强。

如果说第五赛季是周泽楷凭借一己之力率领轮回闯入季后赛,那么第六赛季已经是轮回这个整体在共同努力。虽然队员之间仍然在磨合,与去年相比,终究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江波涛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没亮,他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看了几秒,从被子里摸了半天才摸出手机。

锁屏被解开后,仍然停留在昨夜睡前的画面,屏幕里的神枪手定格在一个抬手射击的动作,与此同时浮现出“荣耀”的字样。他按下播放键,解说充满激情的喊声猛然在寂静房间内炸响,而画面一转,封闭的比赛房间内,周泽楷摘下耳机,抬起头朝着摄影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完全想象不出一分钟前他就是场上那个凌厉强势的枪王。

周泽楷,周泽楷。

江波涛暗自默念着这个名字,不过是比自己早出道一年,爆发出的绚烂光芒却已经吸引了无数人注意。他还在贺武时也曾看过轮回的比赛录像,对这位年轻队长的印象仅有沉默内向和打法华丽的极大反差,而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这些标签自然早就被删去。他现在知道对方的不善言辞并非是出于冷漠,更多是由于性格腼腆。

但这还不够,江波涛清楚,这并不是全部。

周泽楷身上有种奇怪的气质,江波涛直觉并不如外表表现出的那样简单,但硬要描述,即便细致如他,一时也说不出口。

他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手机因低电量发出蜂鸣声,江波涛回神,插好充电线后看了下时间,估摸着还能睡个回笼觉,门外一阵碰撞,他心下疑惑,趿拉着拖鞋走到门边。

江波涛的宿舍正对周泽楷,也许是轮回特意安排,以便正副队在训练之余的交流合作,他屛声细听了会儿,声音正是从对门传来。他正犹豫要不要打开门看一下,毕竟周泽楷这几天不在宿舍,身为副队,担心下自家队长也是情理之中。

还在纠结时,走廊里一串铃声响起,是周泽楷的。门外那人似乎一时没摸到手机在哪,窸窸窣窣一阵后,当放到高潮时铃声被掐断,熟悉的声线响起,带了点不熟悉的慵懒。

门板的隔音效果算不上好,但周泽楷的声音实在是太小,江波涛只隐约听到几个含糊的语气词,而后“砰咚”一声,伴随着周泽楷懊恼的痛呼,他打开了门。

“小周?”江波涛疑惑问道,捂着额头转过脸来的周泽楷似乎被他吓到,瞪大了眼睛,与此同时他耳边的听筒里也传来些什么声音。周泽楷这才回神,应了句“没事”后就挂断电话。

他没有立即拧开房门,而是站在原地踌躇了会儿才发问:“没睡?”

江波涛意识到这是在问自己,看到周泽楷略显局促的模样,他自己也不自在起来:“才醒,小周你这是……”对方额角被撞出一片泛红,眼神也不太清醒的样子,他怀疑下一秒这人就能眼睛一闭睡倒在地板上。

周泽楷摸了摸后颈,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小声说:“太晚了,没车。”

昨晚想过来时已经太晚了,打不到车,所以今天趁早过来。

他已经习惯周泽楷这种掐头去尾留重点的说话方式,理解起来自然没什么问题。周泽楷这时小小地打了个哈欠,被看到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眼睛里闪着水光,显然是副困倦至极的模样。

若说原本还有什么担心,现在也都烟消云散。江波涛上前替自家队长拧开房门,半拖半抱着将人带到床沿坐下。周泽楷已经半闭着眼睛任由他摆弄,只在江波涛伸手给他脱外套的时候乖乖地抬起手,然后就势一滚,趴在枕头上睡了过去。

“喂……”江波涛无奈,探身从床的另一边拽过被子盖在周泽楷身上,笑意却在视线掠过对方后颈时突然僵住。

柔软发尾贴服在后颈处,从缝隙间露出小片白皙皮肤,而从衣领处漏出的一小块鲜红印记便显得尤为刺眼。江波涛犹豫了会儿,伸手将那里的头发拨开,显然是被用力吮吸过的痕迹更加清晰地展现在眼前,现在不过才四月份的光景,若要说有蚊虫那自然是无稽之谈。

他不自觉地将视线挪到周泽楷平静的睡脸,被无数人称赞过的好相貌此刻略显疲惫,眼睑下浅浅的一层阴影,借着床头灯的微弱光芒,一时分不清是疲累所致的黑眼圈,还是纤长眼睫投射而下的影子。

江波涛感觉自己应该震惊于周泽楷身上留了吻痕,然而现实是,他冷静地、甚至带点胸有成竹的自得,想,果然如此。

果然周泽楷并非外表那般无辜无害,他的直觉敏锐且正确,如淬光的针尖一般嗅探真相。江波涛甚至不自觉地猜测昨夜周泽楷究竟是去了哪儿,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这种隐秘的窥探欲得到了变相满足,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热烈的好奇。

江波涛轻手轻脚地关上周泽楷房间的门,退回到自己宿舍,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五点整,他却毫无睡意。场上风格强势无畏的一枪穿云,众人面前腼腆局促的轮回队长,似乎拥有不为人知生活的周泽楷,像是四处散落的碎片,逐渐缓慢而完整地拼凑出一个真实的周泽楷。

他看向桌上摆放着的相框,那是他刚转会来时轮回准备的一场接风宴,座位的安排不知是有意抑或巧合,他这个新人同周泽楷坐在一起。周泽楷话少,但因为有江波涛,气氛并没有冷下去。结束后有人提议拍张合照,一片哄闹中闪光灯亮起,笑容拘谨的周泽楷和身旁伸着手指比V字的江波涛便定格在一瞬间。

照片里的周泽楷眼角泛红,那是喝了点酒的缘故,笑起来格外柔软,让人想到梨花般纯粹洁白,又像是桃花瓣挟着艳色,泼泼洒洒地迎着脸,盖得眼底遍是绯红。

这是周泽楷的十九岁,如松风朗润,如皎月灿然。而身旁是自己。

江波涛认为,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91)
©轮回队长保护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