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队长保护协会

别说话,看我头像。
此号只推文及发布周受相关活动。
【【【谢绝周攻关注】】】

无关风月01


all周,all周,all周
娱乐圈paro,abo
目标是写肉不用挂外链
有点雷(。
本章叶周,听人建议打了叶周tag,若有不妥烦请私信告知,感谢

喻文州抬起手,在门上不疾不徐敲了三下。

门是双层单面的磨砂玻璃,遮挡效果一般,隔音倒是出奇的好。只见门内纠缠在一起的影子停了动作,而后门上的感应锁开启,没有了阻隔的肢体碰撞声也伴随着猛然炸开的信息素气味清晰起来。

办公桌后的两人并未因有人闯入而拘束,相反,空气内越发浓稠香甜的气味昭示了当事人的高涨情绪。处于下位的男人“啧”了一声,打了下正跨坐在自己身上起伏的窄小臀部,惯常叼着烟的嘴唇撇出一个微妙弧度:“小周,放松点。”他这样教训着,下身挺动的频率却不放慢,一下一下直冲上去。

被点到的人嗓子里漏出声哑了的尖喘,劲瘦的腰部绷得紧紧,上身弓起的线条被散乱挂着的外衣遮住大片,只脊背凸起的蝴蝶骨隔着布料都嶙峋可见。他这是快去了的征兆,喻文州想,他把目光挪到那低垂的头上,被精心修饰过的黑发早就看不出造型,过长的发尾浸了汗水,软绵绵地贴着后颈,他这时背对着门口,喻文州看不见他的脸,却能从通红的耳廓猜到几分那副好相貌此刻呈现出的撩人情状。

被迫欣赏活春宫难免令人不悦,喻文州却依旧是温文模样,他举了举手里的纸张:“那我等会儿再来?”叶修自然也没有实况转播的恶趣味,“嗯”了一声权当回应,双手从大敞着的衣服下摆沿着腰线摸上去。喻文州看见叶修凑上去咬住身前人的嘴唇,他挂着微笑关上门,在外面的长沙发上坐下来。隔着道玻璃门,传来的声音含糊却有种隐秘的吸引力,喻文州垂下眼睛看地毯的繁复花纹,隐隐约约听见方才情事中不开口的某人被哄得说了句什么引起叶修闷笑,之后便是一阵死水般的寂静。

直到门再次打开,叶修平日里就懒散的语调更拖长了几分,关照另一个当事人路上注意安全。喻文州站在门边,看见周泽楷弯起眼睛笑了笑,他身上还穿着那件浸透了热汗的衣服,一个他的迷乱的见证者,可是周泽楷的脸依旧是羞涩腼腆的,他甚至在转头看见喻文州时还不知所措地摸了下后颈。他这般无辜的模样,反倒让人怀疑刚才所见不过一场绮梦。

“前辈再见。”略显无力的嗓音证实了情爱的真实感,周泽楷局促地笑了下,对着叶修摆摆手,然后踩着有些虚浮的步子走向门外。喻文州就站在门边不动,等周泽楷走过来时稍一侧身给他让路,后者对着他礼貌微笑。周泽楷比喻文州高一点,离得近,喻文州能看清对方白皙肤色上还残留着的薄红,嗅到蒸腾的香甜潮湿的信息素。

他看着周泽楷走出门,还悄声关了起来。这样小心翼翼,仿佛是偷情现场,喻文州想,又暗自笑着摇头,那他自己岂不是成了不识趣的观众。

他收回视线,转向自己此行的目标。叶修悠悠然点了支烟,他身上的挺括西服从来都衬不出精英范儿,因此即便经历了方才的蹂躏也只是添了些褶皱,毫无斯文败类的气质。比起另一位除了上衣情趣似的要脱不脱欲拒还迎其他都脱了个精光,叶修只解开了裤子拉链勉为其难地贡献了下他的兄弟。若不是早就清楚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便是这般干脆又冷淡,喻文州可能会以为这是个周泽楷热情如火卖身求上位偏偏遇到叶修这么个嘴毒心脏拔屌无情的狗血故事。

事实往往与他人臆测相去甚远,喻文州把手中的材料递给叶修,心不在焉地想,谁能想到,拔屌无情的其实是周泽楷呢。

周泽楷离开叶修的办公室后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轻车熟路地进了洗手间。这一层是叶修专属的办公场所,没什么人敢直接来打扰这位看似颓靡实则狠决的商界斗神,除了周泽楷。只是后者来找他常常会将偌大办公室变成爱情动作片现场,叶修艳色幻想里所谓的“没人能听见你的声音所以不用害羞”的哄骗遇上了无口属性惜字如金的周泽楷,也只能铩羽而归。

洗手间里弥散着柠檬清香,周泽楷关上隔间的门,从随身携带的单肩背包里摸出条崭新内裤换上,原本湿透的那条丢在了叶修的桌下。希望他能及时发现,周泽楷一边擦拭着腿根的水迹一边颇有点幸灾乐祸地想。

他清理好乱七八糟的自己,腿间濡湿的感觉连同揉成团的手纸,被尽数丢弃在垃圾桶里。尽管身体内部还残留着余韵和热意,但那已经不足为惧,走出这座大楼,他依旧是聚光灯下闪闪发光的大明星周泽楷。

离开前,周泽楷在镜子前仔细捋了把刘海,长度已经有些扎眼,他为剪短头发盘算了大半年,每每被轮回的负责人哭天抢地制止,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会引起不适的程度。这次回去就得向方明华提议,他对着镜子表演出一个微笑,明亮灯光从头顶落下,照出他眼底一片冷色。

“我以为你能说到做到。”喻文州站在叶修旁边,透过玻璃幕墙看着地面上周泽楷上车离去,语带深意道。叶修“啊?”了一声,仍怔怔地盯着那处已经没人的地方,回过神就明白喻文州说的是先前他们聚会,自己在酒后信誓旦旦说不再碰周泽楷这个白眼狼。

他扯出个嘲讽的表情,喻文州却看出其中的苦涩,他极少见到叶修脸上会出现这样的无奈,即使当年被嘉世排挤净身出户时,叶修也能开玩笑似的说“哥成了光杆司令啦”。叶修是天生的强者,这毋庸置疑,然而英雄终究难过美人关,更何况这个美人,也强大到令无数人臣服。

他想了这样多,叶修径自坐倒在沙发里,长吁一口气道:“习惯嘛,改不了了。”他闭上眼睛,不由自主回想起初见周泽楷的情景。夏日午后,大学校园,小树林里,躲在树荫下打游戏的少年。记忆里的画面全都加上了柔光滤镜,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记得周泽楷最开始的那个笑,羞涩腼腆,和自己一时兴起,进而衍生出无限纠缠的那句话。

“少年,打荣耀啊?”

TBC

上一篇
评论(8)
热度(123)
©轮回队长保护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