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队长保护协会

别说话,看我头像。
此号只推文及发布周受相关活动。
【【【谢绝周攻关注】】】

假如周泽楷变成了奶糖

一个萌梗被我烂尾了OJZ

 

 

 

江波涛拎着一大袋零食走进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今天上海热得出奇,走在路上跟汗蒸一个效果,他感觉自己名字里的水都要没了。

好在自己有先见之明,在出门前就开好了空调,此时开门一阵凉风袭来,舒爽无比。江波涛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肩膀顺便带上门,将一大袋零食往床边一放,就爬上了床准备好好享受难得的肥宅生活。

他打开电视准备再看看队里下发的复盘视频,另一只手摸到床边的塑料袋里拿了袋奶糖出来。江波涛嗜甜,这在轮回队里不算个秘密,因此当联盟组织各个战队拍签名照时,江波涛就是捧着一纸袋的甜甜圈、嘴上还叼着一个的造型。

开封口的时候力道有些大,几颗奶糖从袋子里滚了出来,还有个直接掉到了地上。江波涛趴在床边伸手去拿,却意外地捉了个空。

他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将手臂伸长了点,这回江波涛清晰地看见那颗奶糖在被抓到前诡异地向前滚了一滚,而后又停住不动了。

即便淡定冷静如江波涛,此刻也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他思考自己是不是最近魔幻系日轻小说看多了,还只是纯粹因为天气太热产生幻觉,又看见那颗圆滚滚的奶糖艰难地滚了回来,绕着他垂下的手指转起了圈。

江波涛十分敬佩自己这时候竟然还能如此镇定地看着这颗奶糖转啊转,转啊转,转啊转,转啊转……他觉得自己眼睛都要被这颗包着黄白色糖纸的奶糖转晕了,反手盖住这颗奇妙的奶糖,手心里的小东西似乎不安地跳了跳,就被他托着举到了面前。

凑近了看,“奶糖”像是蜷成一个球的形状,江波涛伸出一根手指碰了碰,“奶糖”抖了抖,却也没躲开,只乖乖地待在江波涛掌心里。

“你是M78星云派来的吗?还是想来和我签订魔法契约?”江波涛戳了戳奶糖,忽然拧住糖纸准备拆开,“让我看看长什么样。”

对方挣扎的力气意外的大,江波涛没拽住,奶糖就沿着道弧线飞了出去,撞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响,然后又顺着滚了下来。

江波涛赶紧走过去看,就见地上瘫着个小人,像是被砸晕了,一层糖纸也散着。江波涛蹲下身把它捉起来,就听见熟悉的一声“呃……”。

“………………”江波涛,“小周?!”

 

 

变成奶糖的周泽楷坐在江波涛枕头上,后者趴着与他面面相觑,觉得这实在是奇妙的一天。

“小周你……”江波涛看着奶糖小人,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脸颊,力气没掌握好,周泽楷被他戳得吧唧一下倒在枕头上,他赶忙给人扶正了,又去掖了掖他身上裹着的面巾纸。

“不知道呀。”

周泽楷委屈死了,自己一觉醒来发现变成了超市里的奶糖,还被江波涛买了回去。不过幸好是江波涛,他不安地裹紧小被子,要是被别人买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能是身形变小的缘故,周泽楷说话也奶声奶气的,浑身还一股奶糖味,江波涛盯着他看久了就想去舔一口。

周泽楷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会化的。”

江波涛:“……”

 

 

“所以说现在怎么办?诶小周你就睡在这里吧。”已经毫无压力地接受了这个设定,江波涛翻出自己过生日时粉丝送的手工小房子,愉快地让周泽楷、啊不,周奶糖住了进去。

周泽楷坐在酸奶盒上抱着吸管啃,眼睛盯着屏幕上放着的战斗场面,随口回了句“哦”,猝不及防脸颊被亲了一口,直接吓得从盒盖上滚了下来。

万万没想到会给对方这么大惊吓的江波涛刚准备道歉,就看见坐在桌子上的小奶糖嘴巴一扁,眼睛里竟然冒出了泪光。

江波涛一向人缘好,在小孩子中间也是如此,有传言称只要江波涛出马,哭得再厉害的小孩儿也能被他哄得破涕为笑。

可这不是一般的小孩儿啊……江波涛头疼地看着两行眼泪从周泽楷脸上滑下来,又流到了桌面上……嗯?牛奶味?

“小周别哭!要化了要化了!”

 

 

周泽楷泡在热牛奶里一边抽抽搭搭一边打哭嗝,江波涛撑着头看他四处漂,偶尔伸手给他浇点牛奶。周泽楷哭结束,正打水花玩,突然意识到还有人看着,身子一沉就缩到牛奶下,只露出张脸眼巴巴地看江波涛:“偷看我洗澡。”

江波涛哭笑不得,他举了举双手示意投降:“没有没有,我在光明正大地看、不是,伺候你洗澡。”他感觉周泽楷变成奶糖后整个人都幼稚起来,会撒娇会闹脾气,话也没那么少了,难不成小周小时候就这个模样?

不过很可爱就是了。

周泽楷听到他的回答后没说话,只是又往下沉了沉,嘴巴在底下吐了一圈牛奶泡泡。

江波涛感觉他洗得也差不多了,找了块干净柔软的毛巾,手指夹住周泽楷把他捞了出来。他的动作十分轻柔,就像对待轮回大楼底下的猫一样,周泽楷被他揉得舒服极了,翻个身示意江波涛帮他擦擦头发。

江波涛笑着戳了戳他的腰:“小周腰都没了。”

周泽楷:“……你戳的是屁股。”

 

 

洗完澡才发现,周泽楷没衣服穿了。

他不要穿糖纸,也不想再拖着张面纸四处跑。江波涛无奈:“小周我也不会做衣服啊……啊!”

他返身去抽屉里翻了翻,摸出个几个小玩偶来,是之前轮回定制的全员水手服Q版玩偶,每个队员都自留了一套。他拿起周泽楷的玩偶晃了晃:“穿吗?”

周泽楷看着那可爱得飞起来的小短裤,忍辱负重道:“要你的。”

“?”

“脱衣服,不要。”

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是不想看到自己玩偶被扒衣服,江波涛却还是笑着说:“原来小周这么喜欢我啊。”

周泽楷自己裹着毛巾,抱着衣服“哒哒哒”地跑到电脑音响后面去,他手短脚短,换个衣服费了半天功夫,好不容易套上去,感觉两条腿冷飕飕的。

江波涛看他从音响后面绕出来,还不住扯裤腿:“小周怎么了?”

“太短,漏风。”

江波涛愣了下:“那要换条长的吗?”

周泽楷狂点头。

然后他就看到江波涛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条芭比娃娃的裙子,凑在他眼前,笑得一脸正直:“准备送妹妹的,小周你先试试?”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江波涛!

 

 

晚上,江波涛习惯性地躺在床上准备看半部电影再睡觉,周泽楷趴在鼠标上打了个哈欠,头垂着一副困到不行的模样。江波涛揉了揉他的头发:“小周困的话就去睡觉吧。”

他给周泽楷准备好了小房子,里面的床还铺了毛巾,细心体贴到了极致。谁料周泽楷半眯着眼睛,抓着他的袖子爬到肩头,然后顺势一跳钻进了被窝里。

江波涛把他从被窝里掏出来,奶糖已经睡得吐泡泡,他看着相似的五官内心一片柔软,在对方脸上轻轻啄了一口:“晚安,小周。”

一个奶糖味的晚安吻。

 

 

江波涛做了一个梦,梦里无数个周泽楷.奶糖ver坐在地上,这个哭得嘤嘤唧唧满脸流奶,那边个说不要穿糖纸,江波涛在漫天遍地的奶糖味里简直要窒息。他一回头看见个正常版的周泽楷,对方看到他也是眼神一亮,刚张嘴就被江波涛一把扯过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他感觉自己脚下越来越粘稠,低头一看,奶糖周泽楷们哭出的牛奶涌了过来,他大喊一声“小周快跑”,便被牛奶淹没了。

 

 

他从梦里挣扎出来后还有点迷茫,胸口压着的一条手臂大概是噩梦的根源,他努力回想了睡前的事情,而后转头向身侧看去——一个正常版的、睡得头发蓬乱、头压着江波涛肩膀手臂堵着江波涛胸口的周泽楷。

江波涛一时没分清这是否还是做梦,身旁的人突然哼哼了声,被窝底下的温热躯体也凑了过来,他一脸微妙地掀开被角看了看。

一个全裸的周泽楷。

 

 

“所以变回来不是很好吗?”

江波涛坐在床沿,拍着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个球的周泽楷:“小周有什么害羞的呀,你昨天洗澡还是我帮忙的呢。”

“没有!”

周泽楷的声音闷闷的,江波涛却听出了他的窘迫,毕竟连感叹号都出来了。他摸了摸下巴,又说道:“感觉还挺奇妙的,不过以后会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啊……”还好是在夏休期,如果在比赛时周泽楷biu地变成奶糖,轮回可能要成为珍奇物种研究基地。

“不会了。”

周泽楷冒出了头,他的脸憋得泛红,头发也东翘一撮西乱一把,丝毫没有联盟男神的气场。他眼睛里有着亮亮的光,像是雨后初晴,裹挟着水汽的云层。

诅咒解除了。

他看着江波涛不解的神情,抿抿嘴不再说话。

反正……迟早会知道的。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75)
©轮回队长保护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